"救火者"于海洋的复杂与独特(五)

2023-10-07 来源:网络 阅读:1060

现年八十岁,曾经担任沈阳市浑河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领导的于绍军老人对我说:一个人,尤其是拥有权力的时候,最能体现人品的有两点,一是对待草根弱者的态度,你是置若罔闻,还是关怀备至。二是面对上司、主官的态度,你是卑躬屈膝,言听计从,还是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而且敢于禀公直言。

老人笑了笑,说:作为官员,不管你的官职大小,除了领袖之外,都要面对你的上级,那么你是做前者还是后者?在官场的生态里是前者吃香,还是后者吃香?这个我不做判断。

但是有一个现象,是很多确实懂得如何说话,如何躬身听令的人,却活得要风有风,要雨有雨。我也是一级一级做到管委会副职的,有些话我只能是说到不点破。

但于海洋是个例外,他也是副主任,但手里确有实权,是“新世界”这个港商投资浑南的第一个大项目的副总指挥,而总指挥是市长。

图片

在某种意义上说,市长挂衔只是一种重视的标志,而实际掌控这个项目六个亿资金的运用权在于海洋的手里。那时于海洋很年轻,能担此重任不仅是能力的体现,而且预示着个人的仕途走向。

当时也有人向于海洋暗示了这个仕途走向,但也叮嘱,注意你的毛病,多嗑头少说话,一万个老百姓满意不如市长一句话。

老人讲到这里对我说,我还是给你讲讲当年真实的故事吧。

那是市长带着建委的领导到项目办来视察,主要是看项目进度的安排和决定设立一个管辖机抅的归属。

其实设置这个机抅的管辖归属的预案,市长己经同意了,于海洋举手通过应该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于海洋却讲了不少这样设置存在的不利因素。而且有的话讲的并不是领导想听的话。

那位才华横溢,又霸气外露的市长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但于海洋并未就此止损。

一个有性格的市长碰上一个说话锋利的干部当然话不投机。

市长打断了于海洋的话茬,说了一句:他妈的,我来这么长时间,还没见过你这样的干部呢?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似乎停止了呼吸,置顶寂静。

谁也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于海洋呼地站起身,由于激动,椅子翻倒落地。

今天,你不是见到了吗?

这话出自于海洋之口,吓得在座的干部有的脸都白了。

市长上下打量一下眼前这个青年干部。依旧沉着脸,但话讲得令人叹服,强调的是战略和全局,具有智慧。

他说,这是一个头部项目,有很强的外资合作示范性,我要的是进度,三个月你必须把拆迀全部完成。

言外之意是谁都能听得懂的。

官场上有许多预言家,他们会根据领导的语气、眼神、动作和只言片语,就能判断出某个人的花开花落,前途涨跌。

有人私下判断,三个月是于海洋在这把椅子上坐的最长期限。

三个月工作做到位,有功。换个地方。三个月工作没做到位,有责。摘掉乌纱帽。

总之一句话:前路暗淡。

在这样叙事下,远离于海洋是不少人的选择。甚至有人在卫生间碰到于海洋都低头不语。

于海洋为此感叹,当今社会,有一种遗憾,是有一批专门去研究领导的心思而不去研究你所承担职责的人,搞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规则。有的人不务正业,要么在研究怎么进入官员的圈子,要么就是研究怎么挤进哪艘实力人物掌舵的船。

图片

他说,我只相信一条:不论何时何地,都需要能想事,能扛事,能把事干成的人。不信?那就等待结果!不错,有的人通过各种运作进了圈子,登上了船。但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真是掉链子,打不了冲锋,扛不动大旗!自己也遭罪呀!

这话,是对灵魂的敲打。

于海洋没有想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他只想把这三个月的事情做好。《做好重点工程的监察管理方案》,于海洋向市委写出一份报告,他在报告中建议:由市纪委等部门组建一个专门工作组,进驻重点工程项目,实地监督,避免一个大项目峻工,倒下一批干部……

这个报告得到了市委书记的首肯。并做出批示。不久,沈阳市政府对重点工程派驻专门工作组实施事前监督的新闻发布会在沈阳房地产大厦召开。这在沈阳是力开先河的举动。有明眼人也看到这个新闻发布会有一个预示,掌控六亿资金的于海洋敢于并要求在火上烤。

于绍军老人讲到这里对我说,我已经八十岁了,和于海洋共事多年,对他比较了解,他这个人善于谋事,又有担当,不占便宜,有同情心,但太心直口快了……

在采访中,一位曾经担任过政府重要职务旳老领导对我说,……当时是有很多的传闻,但我是最知内情的人。……事情过去不久,市长在与我一次闲聊时,提起过于海洋,市长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他说:……我对于海洋是做过了解的,引进这个投资,他做了很多工作,引进监督机制,也是他提出来的,在拆迀中他也有办法。于海洋是个能看懂经济大势,又能扛事,会做加减乘除的年轻人,我这个人是喜欢这样干部的……

故事背后故事,让我感悟到:人这一生,没有神话,虚构的是神话,真实的很难流传。真实往往被虚构覆盖。那个早已做古且才华横溢、霸气外露的人。却留下不同版本的故事。他的坟墓坐落在千山,墓座上每年清明都摆满了鲜花,绝大多数是来自民间的祭祀。那是一个有血有肉男人留下的童话。

有知情人对我说,拆迁是一个牵涉利益的活,碰撞和较量是免不了的。

一个手里有些权力旳人。在即将动迀的土地上盖起了简易的房场,养起了牛,当然要求赔偿的价格也高,因为把权利兑现成金钱是需要理由和机会的。这是一个天赐的机会,何况背后还有更大的领导己经黙许。

从某种意义上讲,懂得官场游戏规则的人,顺水推舟做个人情,应该是个不二的选择。但于海洋是个直肠子,当然对话也直逼实质。

你大小也是个领导,小小不然,也就算了,几天弄出个房场来,不合适吧。这个钱,一个农民几辈子都赚不来。

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合适。你需要什么手续和证明,我一样也不缺嘛。

是,你有手续,我做了,把钱给你啦,也不犯毛病。

对呀,交个朋友嘛,你现在帮了我,你有什么事,我这个人干的是武夫的活,关键时候,是用得上的,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啊!

谢谢,我这个人不随便交朋友!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不能给我这个面子。

对。

对方站起身:老弟,我给你留下一句话,穿长袍戴礼帽,没有会不到的亲家!

……

那天夜晚,于海洋失眠了。

落下一颗不良的种子,会繁殖出一片荒芜有害的野草。除掉一棵再难也易,除掉一片再易也难。

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了于海洋面前,刚和一个有能量的汉子掰完手腕,又出现了一批拿着合法证明的人,伸出手管拆迁办要钱。让于海洋痛苦的不是站在前边那些不劳而获伺机贪利的人,而是他们背后那些提供帮助的人。

重要的是,他于海洋有力气去掰手腕,都找不到对手是那个段位的人。这个时候,需要有亮剑的智慧。

图片

于海洋找到了纪监部门的领导,领导是纪检部门的老兵,马上写了条从语言表达,到观点呈现都是谈闲唠淡,却有点到为止,余味无穷的提醒、警示、宣誓纪律的气味。他把这样的短信发到应该发到的相关部门的干部手机里。

不动生色,看似轻松,不是官宣,却有极强的指向和震感。大智慧往往在云淡风轻之间。

云淡风轻之下呢?肯定是有冒冷汗的,也有收手抹掉痕迹的,还有把部下找来训活的……

但一个可喜的结果出现了。那一批伺机贪利的人撤退了,有些相关部门还放出了严厉的强调审批纪律的狠话。

方法和策略有时也能取得削铁如泥的作用。

有一对年过7旬的老夫妻,是在动迀的区域内生活了几十年的转业军人,没有完整的居住手续,不符合动迀补偿的相关规定。于海洋知道这个情况后,亲自去走访,在老人简陋的居所里,老人拿出了建国初期国家政务院的一纸证明。

按着证明老人应该享受的绝不是现在这个待遇,接着老人拿出了战爭年代出生入死荣获的奖章和证书。这位老人从战场转业到地方,几经转变调动,从来都没给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后来企业转制,老人就住在这里过着平淡的生活。

老人对于海洋说,我和老伴都是党员,受过党的教育,不符合规定,我们老两口没有意见,我们都岁数大了,不行的话,我们就回山东老家,那里侄子还有个厢房……

老人的话,让于海洋心里发酸。

他说,有的人心里想的是如何占公家的便宜,您想的是给政府减少负担。让老实人吃亏,让上过战场立过功的人没有房子住?说不过去呀。您放心,我要名正言顺地给您补齐手续,让您拿到应该拿到的补偿和住房。

有个男孩,是个跟随于海洋多年的部下,他常常见到于海洋在外理具体事情的态度和在处理问题时表现出的喜怒哀乐。

他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写道:

我欣赏一个人,因为他的性格和智慧。

他身上有剑客的血性,不惧势力和官员,遇有不公,直言敢怼。但面对卑微众生,他一身硬骨便软了下来,变得既傻又憨。流淌慈祥。一个傍晚,我随他去医院,见一妇女怀抱婴儿大哭,他上前询问何故?妇女手拿化验单说身上无钱,他拿出一千块钱后,又问,还差啥钱?妇女说,明天回盖州没钱。他又拿出一千元。事后我说,董事长,我觉这是一个骗局。董事长微笑。

你知道我为什么给她钱么?

我摇头。

他说,你看到围她看的人群里有一个外国人吗?

我点头。

他说,真也罢,假也罢,我要的是止住她的哭声。

我知道,这慈悲怜悯之中还有其它的深意。

这个男孩继续写道:我有一次跟董事长去北京,在一家西餐厅里吃饭,看见一位穿西装的青年人坐在一个角落里,当另一位客人离去时,他慢慢走到那个座位坐下,将剩下一片面包悄悄地拿起,转过身去,放进嘴里……

董事长悄悄对我说,要二份好一些的,一份打包。

当服务员把这些东西送到我们桌上时,董事长把一千块钱放进打包袋的底下,对服务员小声说,我们走后,你帮我送给那位穿黑西装的先生。

服务员心领神会,低声说,我懂。

出了门,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

在车上,我问董事长:您为什么不和他见面呢?

董事长:人在低头时,更需要尊严。渡人渡己,无需语言。

一位名叫延东梅的女性,曾是于海洋的部下,在微信里写道:于总,好人啊!我是农村的孩子,不会怎么用词,用农村人的话讲,于总是个实诚的人,他在我们那当领导,只要是知道单位哪个员工有困难,他都会给予帮助。

我家条件不好,当年父母搞养殖,养羊。由于当时连续大雨,天气灾害的原因,羊得病都死了,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又赔了很多钱,还欠了债。

有一次与于总聊天,于总问起了我的家庭情况,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情,后来是于总慷慨解囊帮助了我家。这样的事情发生太多了。应该是09年的时候吧,我们单位有个男孩得了骨癌。男孩子家里是铁岭的,家里非常穷,根本治疗不起。于总知道了这件事后,给联系好了医院,还给拿了5万块钱。当时男孩父母感恩戴德的要给于总跪下。于总扶着他说:有困难就直接来找我。我也有孩子。孩子到我这工作,我就要管他。

后来,于总再去医院已经找不到他们家人了。后来听说拿了钱就走了。当时我们单位有一个阿姨,他女儿是残疾,阿姨爱人也没有工作,阿姨一家都是租房子住,于总后来给阿姨家一套房子,这些事情当年我们单位的同事都知道。

和我一起共事的还有一位经理,她的婚礼都是于总给安排的车辆和费用,于总还是证婚人,当时我们单位的同事大家都去参加了婚礼。还有一次于总把矿上的一些劳模工人和家属请来聚会。

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有一道菜,是基围虾,当时小孩很多,一上桌就被孩子们都抢光了,当时于总看到了眼圈都红了,他马上叫来了厨师长,又给孩子们做了很多大虾和其他好菜。那时候,一个农村的孩子很少吃到这样的好菜饭呀。有个孩子都撑吐了……

她说,康老师,我没念多少书,妈爸也没有多少文化,更不会说什么。但我们一家人都想他,他是我们家的恩人,爸说,他要杀几只鸡,把攒的鸡蛋一起给于总送过去,想叫你把于总家的住址告诉我,爸好给送过去……

在写完“救火者”于海洋的复杂与独特(五)的初稿后,我把这篇文章发给一位曾担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老友让他提些修改意见。

他在微信里回复说:于海洋和市长吵嘴的事,当时好多人都为他担心,我当时是持支持态度的。我认为一个干部应该是讲真话的。上级领导也会客观地去看待的,我一直相信,虽然社会上存在一些不良的风气,但上级领导对于有开拓精神干实事的干部肯定是喜欢的。

其实,于海洋的这种敢于直言的禀性是与他在东北经济报当副秘书兼东北实业总公司总经理的时候,受到这些老革命前辈的耳濡目染有很大的关系。

他的直接领导多数是老一辈革命家。是在老领导李云仲、王露明等前辈手下工作时养成的习惯,这些老领导在对青年干部培养中,尤其是在具体的工作上,是让你充分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态度的,非常强调对具体情况要有独立的思考和见解的。因为老领导李云仲就是当年针对经济建设中存在的问题,是直接给毛主席写信的人。这种精神毛主席是肯定的。

毛主席说:他不隐蔽自己的政治观点,他满腔热情地写信给中央同志,希望中央采取步骤克服现在的困难。他认为困难是可以克服的,不过时间要长一些,这种看法是正确的。信的作者对计划工作的缺点的批评,占了信的大部分篇幅,我认为很中肯。

十年以来,还没有一个愿意和敢于向中央中肯地有分析地系统地揭露我们计划工作中的缺点、因而求得改正的同志。我就没有看见这样一个人。我知道,这种人是有的,他们就是不敢越衙上告。

这位老友说,我也见过老领导李云仲,那时这位老领导已经从省部级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了。他曾说过的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

他说,独立思考,对事物有自己的判断和见解,是每个党员干部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一个干部身上没有这样的东西,是容易出问题的,是不能带兵打仗的,是当不了一方诸侯的。

他说,我在一个区主政的时候,和于海洋在工作上接触比较多,我俩脾气有相似的地方,就是敢和一些能量有背景的人掰手腕。于海洋有个主张,我是赞成的。

他说,让我管事,在我的地盘上我就要做主,在我管的范围内,一个原则,让公平正义做主,不能让能干事的人吃亏,不能让老实人挨欺负。不能让能哭能闹的孩子有奶吃,却让不哭不闹的孩子饿的掉份量。能拿到桌面上可以见阳光的东西可以谈,拿不到桌面上见不得的阳光的东西,你没有资格和我谈。

这是当时于海洋说的原话,我记得很清晰。

我回复:老兄,您对于海洋比较了解,谈点感受吧。

他回复:海洋在这篇文章里有一句话,渡人渡己。我觉得好。这是灵魂的事,现在很少有人讲了。你上次在文章里提过一首歌《你鼓舞了我》,我最近也听了一首非常火的歌叫《大梦》,是著名演员瓦依那、任素汐演唱的,音乐动情,歌词入心。

这首歌写了一种感受,讲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写了每个年龄节点的所遇到的问题,是在讲生活中每个人都时时刻刻所面临的接踪而至的考验时,你该怎么办?这个答案是有不同理解和回答的,很有人间烟火气。

我觉得这首歌火的原因,是如何回答人生旅途中的这个“怎么办?”不仅是你自己遇到了要回答应该怎么办?别人看到时也要去回答作为局外人,你应该怎么办?社会也要回答,政府应该怎么办?

海洋写过很多散文。我手里有一篇,这篇小文从某种意义讲,也是一种对“怎么办”的回答。我把全文发给您。

渡人渡己,是你帮助了别人,就是给自己结下了善缘。我讲是你帮助了别人,是给自己积累了更大的生存空间。我的老领导王露明曾和我讲过,他说,渡人就是救人,救弱者和困苦的人,而且绝大多数是你不认识的人。这样就形成了信仰。一个人是如此,一个党也是如此。毛主席的伟大就在这里。

这些话对我影响很大。也让我收获很大。有人说我哪里都有朋友,大事小事,公事私事都有人来帮我。我的认知是,你怎么对待别人,别人就怎么对待你。友谊和情感是积累起来,不是现用现交能够得到的。人生最大的本事是对大势的认知,而不是运气,运气是暂时的,认知是长久的。人生最大的成功是你给了社会多少,给了别人多少。而不是你自己口袋里装了多少。

人生最值得记住的,不是别人欠了你什么。而是你总在回想,我还欠了谁的滴水之情和知遇之恩。人的一生能够被别人记住你的,不是你提着大包小瘤挤在门前车水马龙的队伍里,而是门可罗雀时你的问寒问暖……

看完这段于海洋的文字。

我给这位老友回复:如风吹过,醒脑触心。

作者 康锦达


延伸 · 阅读